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辉煌70年 圆梦新时代 “樱花杯”有奖征文大赛】猪毛菜
作者:王玉文 来源:乌海日报 发布时间:2019/9/20 点击:73次  字体:  
■辉煌70年 圆梦新时代 “樱花杯”有奖征文大赛

猪毛菜

王玉文

    猪毛菜是一种中草药也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矿山职工家属养猪的一种好饲料。

    父亲是卡布其石灰石矿的外线电工,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由于劳累过度病倒了。为了改善生活,给父亲增加营养,母亲开始了养猪。

    养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粮食定量供应,蔬菜也是凭本买卖,人还不够吃呢,哪还有多余的粮食和蔬菜喂猪呢?大自然是人类伟大的母亲,绵延百里的桌子山不但给矿工们提供了储量巨大的石灰石和煤炭,而且还给矿工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猪毛菜。

    猪毛菜是一年生草本植物,叶片丝状圆柱形微弯曲,极似猪毛,故而得名。春夏生长旺盛,采摘幼苗及嫩茎叶发酵喂猪;秋天茎枝开始枯硬,枝上累累红绿色的“球形”果实,是冬天喂猪的好饲料。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每天都会把采摘回来的猪毛菜放进水里一把一把洗干净,切碎倒进菜缸里发酵。待三四天闻到酸味儿,就用勺子舀出来倒进猪槽子里,拌上几把麦麸或糠皮。看着那头小黑猪大口大口地吃着猪毛菜,我们全家人都非常开心。

    深秋季节连根拔回来的猪毛菜,母亲会先放到房顶上晾晒,待干透后再存放起来以备冬天用。

    每个星期日,我都会跟着母亲翻山越岭去拔猪毛菜。记得有一年深秋,母亲带我去拔猪毛菜。矿山职工不止我家一户养猪,拔猪毛菜的人很多,近处的早已被拔光,要想拔到成片的猪毛菜,只有往远处走。母亲和我顺着东南面的山坡和谷地,翻过一个山坡又一个山坡,只拔到了一些零星生长的猪毛菜。我有些走不动了,母亲也有些失望了。母亲咬了咬牙对我说,“再往前走一走,再没有咱们就回家。”

    那个时候,我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虽然年纪小,但知道如果拔不到足够的猪毛菜,猪就要“断粮”,我们一家五口人的生活就会更加艰难。我咬着牙跟着母亲走,不知爬过了多少山沟,突然听见母亲惊喜的欢呼了一声。

    我顺着母亲的目光往前看,在一个向阳的山坡上,有一大片结了籽的野生猪毛菜,火红的猪毛菜红得耀眼,母亲和我顿时快乐起来。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生活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吃肉不再是难事,家家户户也不用靠着养猪度日子。小孩子们放了学就去拔猪毛菜也已成为历史,但那片火红的猪毛菜却一直没有消失,它会经常出现在我的眼前,提醒我今天的好日子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今日要闻 | 三区时讯 | 热点透视 | 人物故事
版权所有(2006-2015) 乌海日报社所有 蒙ICP备060003666号 
技术支持:创新科技
蒙公网安备 15030202000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