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红嘴鸥与“大漠湖城”生态之美
作者:王建民 来源:乌海日报 发布时间:2019/9/6 点击:115次  字体:  

    谨以此文献给沧桑巨变的乌海——昔日大漠“黑色煤城”,今日“园林城市、水上新城”

红嘴鸥与“大漠湖城”生态之美

——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

王建民

二、大漠煤城  脱“乌”向“海”

    在“荒漠建城,脱‘沙’向‘绿’”的过程中,因煤而建、因煤而兴的“大漠煤城”乌海——“乌金之海”——“黑色工矿城市”,也曾因煤而“黑”,因煤而“污”,因煤而“呛”,因煤而“困”,更面临着愈益严峻的“资源枯竭城市”经济和城市转型发展的问题。“大漠煤城”乌海如何立足市情实际,“脱‘乌’向‘海’”?这是一篇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特别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大文章。经过几代乌海人锲而不舍、持续不懈地艰辛探索,终于成功走出了一条“大漠煤城,脱‘乌’向‘海’”的经济与城市转型发展之路。

    乌海地区1958年开始的大规模开发建设,这和国家从1953年的社会主义工业化起步到工业化建设高潮的逐步形成有着内在的联系。乌海地区的大开发是社会主义建设的直接产物。当时,乌海地区发展煤炭生产主要是为了保证包头钢铁公司的生产,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及自治区党委、政府的要求和重托,也是我们党和国家在当时情况下发展重工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煤炭给乌海地区的发展奠定了根基,是日后形成现代化工业城市的发端。乌海地区的开发建设从一片荒漠戈壁上起步,如何在一张白纸上画出最美最新的图画,以“敢于无中生万有,能凭海阔纳百川”的英雄气概和城市精神,艰难地探索与创造、创新是其开发建设以及改革发展和转型发展贯穿始终的主旋律。

    1960年5月,中共乌达镇首届一次代表大会提出了“以煤炭生产为重点,抓好副食品基地和蔬菜基地的建设,积极发展电力、机械、化学工业,加强交通运输能力,大力发展文化体育”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1962年3月,中共海勃湾市首届一次代表大会提出了“以煤炭为重点,抓好工业生产和运输,特别要注意抓好轻工业和手工业生产;以蔬菜为中心,抓好农牧业生产和职工生活,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努力完成国家计划”的经济发展战略。这两地所制定的经济战略决策,形成了后来乌海经济发展战略的最初轮廓。1976年建市以来,乌海改革发展历程主要经历了建市初期、经济体制改革展开时期、改革试验区建设时期、高载能工业区建设时期、现代化建设新时期、转型发展时期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等重要发展阶段。经过全市上下艰苦创业和不断探索,在建市初期提出把乌海建设成为“以煤炭为主,发展钢铁、建材、国防、化工等工业体系的新型工业区”的基础上,先后提出并实施了“主体两翼”发展战略,资源转换战略,“三进一靠”战略,“一个中心、两个转型”,“五态一体”发展和“一个统领、一个根本要求、两个着力、‘五区’打造”等一系列重大发展战略与发展思路,实现了乌海经济社会各项事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兴到旺的跨越式大发展,乌海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变化。

    然而,作为大漠+煤城的“黑色工矿城市”,多年来在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生态立市、脱“乌”向“海”的道路上却走得异常艰难。

    乌达矿务局是国家大型(二档)企业,1987年以前一直是盈利企业,从1988年开始,由于市场变化、“傻大黑粗”的煤炭产品外运受限出现亏损。据1997年出版的《创业之路》一书记载,该局“矿区职工和家属约10万人。”“1994——1996年煤炭部……4位副部长来乌达矿务局调查指导工作,帮助出主意、想办法,提思路、找对策。”“进行二次创业,实现三年解困”,调整产业结构、转换经营机制,自负盈亏、以产定人、转岗分流,妥善安置富余人员成为不二选择。海勃湾矿务局与乌达矿务局存在同样的困境。这两大矿务局矿区职工和家属人口当时几乎占了乌海总人口的一半。因煤而建、因煤而兴的两大矿务局和乌海均陷入了发展的窘境。经济是城市的命脉,塞外“大漠煤城”的出路究竟何在?

    从1986年4月,中共乌海市第一次代表大会就明确提出了“扬矿产资源优势之长,避交通之短,重视煤炭等矿产品的就地加工,就地转化,进行多层次综合开发”的发展方针。198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乌海市被确定为自治区经济体制改革试验区。市委、政府抓住这一大好机遇,进一步明确提出了“以煤炭综合利用为中心,以电力工业为突破口,以重化工、建材、冶金工业为重点,实行煤-电、煤-电-化、电-高耗能工业联合开发、加工、转化,达到资源的优化配置,相应带动机械工业和农业、轻工业及第三产业的发展,使乌海成为自治区西部一个具有较强辐射功能的中心城市,建立起开放式、多层次、强关联、高效益的地区经济综合体”的资源转化发展战略。通过这一发展战略的实施,乌海地区的经济综合实力明显增强。1996年6月,中共乌海市第三次代表大会进一步提出要“以市场为导向,以改革开放试验为动力,全面实施资源转换战略”。1998年8月,为加快实施资源转换战略,推动经济发展,自治区政府决定建设乌海高载能工业区,实现煤-电-高载能工业一体化发展。“十五”期间,海勃湾、乌达、海南三个工业园区的建立,有力地拉动了全市工业经济的快速增长,推动了地区产业产品结构的调整。高载能工业区的建设,成为了乌海经济腾飞难得的一次机遇。

    乌海是一座以资源为依托发展起来的城市。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口的加速增长,城区大气环境日益恶化,特别是由于当时居民住宅90%以上是小平房,“户户有烟囱、家家冒煤烟”,严重影响了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和身体健康,影响了乌海的城市形象,制约了对外开放和地区经济发展。为解决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改善人民群众的生存环境和生活质量,重塑良好城市形象,从2000年开始,我市制定并实施了“跨世纪蓝天计划”,利用3年时间,以彻底整治煤烟型大气污染为目标,推进煤气入户和集中供热,全面禁止烟煤散烧,并加大工业污染源治理力度,改善市民生活环境和经济社会发展环境。虽然,“跨世纪蓝天计划”工作在一个阶段取得了明显成效,然而受当时发展条件和水平的限制,在实施资源转换战略特别是在发展高载能工业的过程中,也造成了严重的工业污染,市民健康受到威胁。据《中国民商》杂志2014年《乌海蜕变:未雨绸缪 壮年转型》一文报道:“乌海……小煤窑、小石灰、小电石、小焦炉等‘五小’企业遍地开花,形成‘山山点火、户户冒烟’的……场面;炼焦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焦炉煤气在‘点天灯’后排向空中,……让乌海成为……污染重地。”“更为紧迫的是,乌海所处地区由于产业水平低、产能过剩,高污染、高耗能企业众多,在卫星云图上形成了一个清晰的‘黑三角’。2005 年,乌海市中心城区空气质量二级以上的天数只有87天。环境污染使其被国家环保部和国家监察部列入挂牌督办城市。”面对沉重的“黑帽子”与“一煤独大”的经济格局,乌海痛定思痛,痛下决心,“壮士断腕”,铁腕治理污染、淘汰落后产能,发展循环经济,开始了艰难的主动转型、壮年转型。据《北方新报》2013年的《煤城乌海:壮年转型 居安思危 不走矿竭城衰路》一文报道: “整个‘十一五’期间,全市以高于国家标准淘汰落后产能企业1560多户。”通过向污染企业开刀,努力追求绿色GDP,碧空蓝天得以重现;通过壮年转型,循环经济构建多元支撑产业体系,“一煤独大”的经济格局被打破。2011年6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以乌海及周边地区为重点建设全国重要的焦化、聚氯乙烯生产加工基地”。2011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乌海被确定为国家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以此为契机,乌海“两大基地”建设和壮年转型工作全面深入推进,着力以转型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中央党校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路径探索课题组认为,资源型城市很容易陷入矿竭城衰的泥潭不能自拔,就是因为过度依赖资源,躺在资源上睡大觉。而乌海市的转型发展找到了一条正确路径,进入到了一个螺旋上升的良性循环轨道,成为全国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的一个亮点,其经验值得其他地区借鉴。”

    对资源型城市而言,产业转型升级与城市转型密不可分,城市转型尤其关键,特别是对于“大漠+煤城”的乌海。

    2002年编制完成的《乌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02-2010)》明确提出了“三进一靠”的发展规划思路,即“人口进城区、工业进开发区、农业进高效园区,城市向黄河靠拢”。按照这一发展思路,我市实施了矿区人口搬迁、棚户区改造、滨河新区开发建设、城乡一体化发展等重大举措。该规划把城市定位为建设“以能源、化工、建材、特色冶金为支柱产业的生态绿洲型工业城市。”该规划要充分利用黄河穿市而过的天然优势,把黄河的自然景观融入城市,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逐步实现建设生态绿洲型工业城市的目标。                                        (四)
 
今日要闻 | 三区时讯 | 热点透视 | 人物故事
版权所有(2006-2015) 乌海日报社所有 蒙ICP备060003666号 
技术支持:创新科技
蒙公网安备 15030202000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