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红嘴鸥与“大漠湖城”生态之美——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
作者:王建民 来源:乌海日报 发布时间:2019/8/30 点击:115次  字体:  

   谨以此文献给沧桑巨变的乌海——昔日大漠“黑色煤城”,今日“园林城市、水上新城”

红嘴鸥与“大漠湖城”生态之美

——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

□王建民

    乌海的林业生态建设经历了一个非常曲折的发展过程,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乌海建市的1976年为艰难的探索期。一方面,受当时发展条件的限制,1958年以来在生态环境本身就脆弱的地区搞大开发,原生态特别是天然植被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在所难免;另一方面,在这样的地区开展林业生态建设又有许多天然的困难,受到诸多条件的限制。整整27年,有林地面积仅533.3公顷,每年造林保存面积平均不足20公顷,森林覆盖率仅为0.38%。林地分布范围仅限于三个行政区的建城区街道、工矿厂区、部分道路和具备灌溉条件的农田,而且林相很差。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相当低。乌海曾被林业生态方面的专家认定为“不宜开展造林绿化的地区”。乌海地区也曾多年重复过“年年栽树不见树”“栽了死,死了栽,栽了再死……”这样一条恶性循环的路。由于气候条件恶劣,树木种植、养护成本高、难度大,所种植树木需终身进行人工浇灌,冬春季则要采取防风防寒等措施。因此,从最初全靠马车到黄河边拉水浇树、资金又匮乏的那个年代开始,民间就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养活一棵树(费用)相当于养活一个科级干部”。当时在乌海树木成活之难、绿色之宝贵由此可见一斑。老乌海人都有过一个共同的感受:那时绿色可是金贵了,人们连一棵野草都舍不得拔。据《乌海日报·晚报版》报道:“1984年3月,市园林处开始对新华大街进行绿化改造,沙枣树等老树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刺槐、国槐、桧柏等新树种开始承担新的历史使命。‘当时新华大街绿化改造需要砍掉老树栽新树,一些不清楚情况的市民拦着不让砍树。’郄万森回忆说,后来甘德尔街的一处绿地要改建为学校,市民们还曾经将这个情况反映到北京,足见市民对树木的感情有多么深厚。”

    1977年市农林局治沙工作站成立。1978年,乌海市被列入国家“三北”防护林体系的建设范围,林业建设进入较快发展期。截至20世纪90年代末期,有林地面积达到4809公顷,森林覆盖率提高到4.2%。此时期可称之为林业生态建设的起步期。

    史继法(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副书记)在《关于乌海防治沙漠化、改善生态环境与保护珍稀濒危植物的一段回忆》一文中写道:“乌海市作为……荒漠地区,在1958年以来大规模的开发建设中,在铁路、公路交通建设,工矿业开发和黄河沿岸农田开垦中,由于一度忽视了生态环境的保护与建设,以及当时条件的限制,植被遭到……破坏,……沙漠化……扩大。”“解放初期,海勃湾黄河沿岸,灌木草类丛生,又有狐狸又有狼,黄羊经常到处觅食。1958年乌海(地区)大规模开发建设以来,……沙化日益严重。……兰州沙漠研究所一个资料测算,乌兰布和沙漠每年以4-7米的速度向(乌海)市区推进,黄河水的含沙量每立方米达到24公斤,……严重影响着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威胁着城市、工矿企业、包兰铁路及109、110两条国道的安全。二十多年植树造林特别是‘三北’防护林工程建设有一定的成绩,但(乌海)沙化的趋势远远没有被遏制,形势是严峻的。”“1987年1月16日,中共乌海市委一届二次全体委员会通过的《种树种草,防风固沙,发展种植业、饲养业实施方案》和同年5月31日,乌海市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保护植被,种树种草,防风固沙,改善生态环境的决议》,是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与建设在认识上的一个重要转折。”“据《乌海市农业经济》资料统计:1985年,全市仅有林地66795亩,到1995年,有林面积已达到124995亩,……保护自然植被60万亩,其中围栏封育珍稀植物5万亩。”在林业产业化发展方面,史继法在《乌海葡萄基地建设的回忆与思考》一文中写道,“葡萄美化了乌海的山河,葡萄改变了乌海的形象。……乌海葡萄,由群众自发种植试验到领导号召种植,经历了20多年的由实践到认识的过程。……1976年,乌海市成立,杨力生同志……调任乌海市委书记……第一个号召大家种葡萄”。……1985年11月,乌海市委、市政府作出了《关于加速发展葡萄种植业建立葡萄商品生产基地若干问题的决定》,全面开启了“葡萄之乡”建设的历史进程。

    1988年,我市从以色列学习并引进了滴灌技术,这是乌海农林事业发展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为以后特别是近些年来支撑起一个沙漠中的绿洲世界埋下了巨大的伏笔。1991年,我市绿化引黄入城工程开工,开始结束城区绿化灌溉使用地下水的历史。1992年,市委、市政府作出了《关于建设花园式城市的决定》。1999年,我市被列为国家生态环境建设重点市,启动了“生态环境建设重点工程”,开始了具有一定规模且造林成活率、保存率较高的林业生态建设。新世纪以来,借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强生态环境建设的东风,从荒漠城市可持续发展、防风固沙、阻止沙海侵蚀城市,改善人居环境的高度。2002年,我市提出了“生态立市”的发展战略和“在荒漠中建设生态绿洲型工业城市”的奋斗目标,相继实施了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三北”防护林建设、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建设等国家林业重点工程,林业生态建设步伐进一步加快。截至2007年底,工程治理面积达到3.80万公顷,其中人工造林、模拟飞播造林面积为1.92万公顷;封山(沙)育林面积为2.08万公顷。此时期可称之为乌海林业生态建设的稳定发展期。

    2006年,全市生态建设大提速,我市大手笔规划和建设起了绿色家园,进一步持续掀起了全民、全社会义务植树的热潮。2007年,我市提出创建国家园林城市的奋斗目标。饱尝风沙之苦,源于乌海缺少绿色,乌海人对绿色的渴望无比强烈。顺应民之所望,2008年,市委、政府响亮地提出了“把搞生态建设当成市民的一项永久福利”,用百姓看得见、感受得到的“绿色福利”不断提高市民的幸福指数。之后,全市不断加快林业生态建设的步伐,深入实施国家林业重点工程,启动实施了甘德尔山生态文明景区、京藏高速公路、海勃湾东山、乌达西山、海南环城绿化、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库区西岸防护林等一大批地方林业重点工程;建成了一大批街心绿地广场项目。特别是2009年,市委、市政府进一步作出了《关于创建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和国家园林城市的决定》,全面启动了“创建全国绿化模范单位”的各项工作,同时把整座城市当做一个大的园林景观来打造,重点打造“两环、三带、四山、多点、大园林”的城市绿地景观,全力构建“生态绿洲型山水园林城市”。2010年,我市成为“自治区园林城市”。2008年以来,我市林业生态建设迅猛发展。到2013年底,6年时间完成造林2万公顷。仅2013年就完成地方林业重点工程25项,当年造林面积达到3733公顷,全市森林覆盖率一跃上升到20.5%。这一时期为乌海林业生态建设的快速增长期。2013年4月,我市成为“全国绿化模范城市”;2016年5月,成为“国家园林城市”。目前,全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已达到43%,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19.9平方米。

    在这一张张骄人“绿色成绩单”的背后,是全市上下无数植绿人几十年如一日的艰辛与顽强付出,是一首首播绿乌海、可歌可泣的壮美诗篇。据《乌海日报·晚报版》刊载的《昔日的白独贵湾变身为甘德尔山生态文明景区  治沙造林的绿色传奇》一文报道:“白独贵湾是乌兰布和沙漠东侵南移进入乌海,在海勃湾区甘德尔山西麓形成的风积流动沙地。10年前,白独贵湾内有近20平方公里的地域沙丘汹涌、寸草难觅、鸟兽无踪,每遇大风飞沙漫天,被老百姓称为‘连鬼也进不去的地方’。……2005年,市委、市政府从阻止乌兰布和沙漠前移,改善全市人民生存生活环境的战略高度出发,作出了治理白独贵湾的决定。治理工程启动必须首先完成项目区道路、通电、通水、整地、固沙等一系列的基础建设工程,……时任治沙站生产队长的董研生带领六七名同事正式进驻白独贵湾。从此,他们与风沙做伴,与风沙斗争,开始改造这片不毛之地,让绿色在这里逐渐蔓延。……为了早日通电,水泥电线杆需要提前栽好,可是栽在沙丘里的水泥线杆即便有2米多深,也很难抵御大风,一夜起来又都倒伏了。于是大家想办法,用草把电线杆扎起来进行稳固,解决了线杆倒伏的问题。”然而,栽在沙丘里的水泥电线杆即便有2米多深也能被大风刮倒,可见在乌海沙地上种树是何其艰难?在这片茫茫沙海中,为了植树,他们春天冒着肆虐的风沙,夏天顶着酷热的太阳,每天的工作时间均超过了10个小时,最忙的时候,连续几天不下山,吃住在山上,就吃馒头和咸菜。据《内蒙古日报》刊载的《乌海植树造林实现沙漠煤城绿色“突围”》一文中写道:“治理这片沙海给面色黧黑的周俊文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从2005年开始,一顶顶绿色的帐篷就在这片沙海中驻扎,沿着新铺设的煤矸石路,一米一米艰难地推进。’如今,眼前的2万亩林地让他颇为自豪,因为这片桀骜不驯的流沙被他们制服了。”

    《乌海日报·晚报版》刊载的《播绿乌海: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一文中写道:“在老乌海人的记忆里,定然对那个臭名昭著的‘黑风口’印象深刻,心有余悸。这块位于乌达矸石电厂南侧、苏海图矿区东侧的不毛之地,一度深受粉煤灰污染,一刮风黑灰漫天,加之处于风口,因此得名‘黑风口’。黑风逞凶,附近的2万户居民常年不敢开窗户,无论冬夏,窗框上都钉着塑料薄膜,在户外行走,人们浑身上下除了牙齿皆是黑的,与刚升井的矿工无异。‘黑风口’中心区的一个叫集体村的小村,全村四五十口人竟搬走了一半。……2000年春,原乌达矿务局正式启动了‘黑风口’治理工程,前后动员了几万干部职工及学生开展植树造林。据当时负责人之一的银星工贸公司生态建设指挥部项目经理许进宝回忆,条件虽苦,但大家植树热情异常高涨,常常自备干粮和水,不惧风沙,一干就是一整天。五六年的光景,昔日的荒沙滩已被6000亩绿油油的梭梭、刺槐、杨柴等乔灌木所取代。‘黑风口’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历史。‘你看现在,鸟鸣叫,花棒花飘香,生态好转了,搬走的人也回来了。’抚今追昔,许进宝感慨不已。”

    ……

    在历届党委、政府的带领下,经过几代人60多年坚持不懈地大漠植绿播绿,现在的乌海已是满城满眼的绿,用滴灌支持起了一个绿色的世界!乌海地区的开发建设史,在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一部在荒漠戈壁拓荒开发,与风沙干旱顽强搏斗,防沙治沙、大漠播绿,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可歌可泣的生态文明建设史!

    查阅《乌海日报》对乌海大漠播绿与“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工作的大量纪实报道,我们看到了广大市民发自内心深处的无比喜悦与满满的幸福: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全国绿化委员会‘全国绿化模范城市’验收小组的工作人员曾在海勃湾街头做了一次市民对乌海绿化工作的满意度问卷调查,结果,随机抽取的100人,全部表示满意,满意度达到了100%。而此前,最高纪录的新疆石河子市也只有95%。”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护林建设局的评价是,“乌海创造了极端干旱荒漠区国土绿化的奇迹。”

    “‘真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还是儿时我生活过的家乡乌海吗?到处有绿色植物,公园、广场……父母在这儿养老我很安心。’阔别家乡快十年的张洁从国外留学归来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在她的脑海中,乌海不过曾是一个‘街边两排行道树,中间一个大公园’的干旱小城,这次回来,她本打算是让父母移居养老的。”

    “‘我不过才离开乌海5年,这些树啊草啊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简直和大连、三亚的滨海大道有一拼!’一位市民发出这样的感叹。市民乔瑞龙赞许道:‘多少年了,绿色对于乌海来说都是稀罕物,现如今,城内城外绿意盎然,公园绿地交相辉映,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幸福感油然而生!’”

    “‘一早一晚到公园遛弯散步,下班沿着路边的树荫回家,累了就在街头的小公园里歇歇,乌海的绿色怎么看都看不够。’市民姚雨露说。的确,漫步城中,人们如同置身大公园,绿地星罗棋布,处处鸟语花香。绿意盈盈的乌海城早已成为沙海中的一处绿洲,市民尽享着绿色带来的幸福生活。”

    昔日的“大漠乌海”如今真的是绿了、美了、靓了,让人心“醉”了!

    如今,我市正按照“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绿起来、美起来、用起来的城市园林绿化思路,打造更绿、更美、更生态,更具观赏性和更耐品味的乌海!                                          (三)
 
今日要闻 | 三区时讯 | 热点透视 | 人物故事
版权所有(2006-2015) 乌海日报社所有 蒙ICP备060003666号 
技术支持:创新科技
蒙公网安备 15030202000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