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怀念那个叫“诗与远方”的咖啡馆
作者:26光年 来源:乌海日报 发布时间:2019/8/28 点击:69次  字体:  

怀念那个叫“诗与远方”的咖啡馆

26光年

    第一次给Secret拍摄照片是在一个叫做“诗与远方”的咖啡馆,咖啡馆的老板是我的英语班同学,名字叫Jason。

    我和Secret第一次见面是在朋友的饭局上,那天天很冷,记得是吃海鲜喝白酒。当这个围着墨绿色围巾的长发女孩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用一句耳熟能详的表述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我还算有礼貌地要了女孩的电话和微信,然后就有了后来的约片。

    我和咖啡馆的老板Jason属于那种不常见面的朋友,他作为一个旗下有好多产业的公司核心人物,多少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味道。我们大体上吃过几回饭,一起徒步三天走过腾格里沙漠的五湖(天鹅湖、乌兰湖、无名湖、太阳湖、月亮湖)连穿,我偶尔会在夜晚的“诗与远方”咖啡馆遇到他,多半他与合作伙伴们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着生意上的事,我们互递一个眼神点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他像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意人一样,忙。

    我习惯叫女孩Secret,是因为她开着一家店叫做Secret,店面并不算很大,但所有的衣饰都是独特设计的单品,据说设计师是她的一位台湾朋友。对于女孩子的衣饰我算不得很懂,但也并非完全是门外先生,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性别可以改变,如果我是一个女孩子的话,我会是“Secret”的常客。

    Jason的咖啡馆有明亮的落地玻璃大窗,有简单的桌椅和杯子,最重要的是咖啡完全是手工现磨,用PH6.0的蒸馏水,而且它有一个我喜欢的名字“诗与远方”。很多时候,我会无聊地坐在“诗与远方”,吃一份凯哥推荐的三明治套餐,喝一杯冰拿铁,不管耳际的音乐是慵懒的爵士、扣人心弦的歌剧、浪漫的法国香颂或轻柔的钢琴演奏,我都毫不在意。偶尔,我会和美女店长葛儿悄悄地分享一支香烟,最后,我会非常善意地用Jason送给我的储值卡埋单。

    第一次和Secret约片就是在“诗与远方”咖啡馆,一般约片都是我驾车去接Model,但是Secret说要接我,我背着相机和脚架在路边等,第一次看时间的时候,一辆黑色的途锐停下来降下车窗,Secret向我挤了挤眼睛示意我上车。我感觉剧情有一点反转,街头被泡的感觉深深地影响到了我的情绪,车里的音乐很炸,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特别是她把长发剪短了,这令我非常的猝不及防。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的爱好变成工作,虽然有时候把工作变成爱好或者说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但是,摄影对我来说,我更喜欢那种分不清是玩还是工作的感觉,所以,一边聊天一边玩着顺道儿就把照片拍了。这是我和Secret的第一次合作,这一次的拍摄的主题就是:你和咖啡才是中心,这些照片后来做了一期“第八季神秘女神”的咖啡馆公众号推送。后来在不同的季节,我们继续拍摄了“走在你喜欢的路上”以及“Secret”,无一例外地,都是她当司机和麻豆,我当摄影师和助理。

    当我看到“诗与远方”咖啡馆关掉变成“铜铹”(火锅餐厅)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无明火,无明火熊熊,直接烧出一股出奇的愤怒。有一次我在Jason的朋友圈直截了当地留言:“还我诗与远方!”Jason回复我说,“诗与远方”没有关掉,只是搬了地点,挪到某个商场影院那一层去了。我很不情愿但还是去了一次“诗与远方”的新店,依旧是拍片,但是我感觉那已经不再是“诗与远方”了,虽然风格和装修方面可能比以前更讲究和用心,但是已经没有了明亮的落地玻璃大窗,没有了简单的桌椅和杯子,我终于悲哀地确认和接受这样的事实,这不是我的“诗与远方”了……

    有一天黄昏,我开车路过那条熟悉的商业街,习惯性地用眼睛找“Secret”的店面,找不到了,是开车过了?我有点狐疑地从下一个路口调头,更认真地寻找,但是真的没有了。我找了一个地方停下车,给Secret发微信说:“你的Secret哪去了?!”她很快回了:“店关了,我去杭州了。”

    是谁把生活变成金曲和诗篇?

    又是谁把生活变成账单和苟且?

    我忘了是谁告诉我,30岁以后就是一个慢慢地又不断地告别的过程,随着岁月的层层尘落,我意识到这句话是对的。

    每一天,我们有些索然地工作,随意又没有目地的逛街、反复浏览朋友的朋友圈、游泳、打球、整理衣服、看一部看过就忘了的商业片……每一天,我们修剪胡须、在镜子前晃来晃去,购买心仪的包包、DIY冰激凌和酸奶,把开瓶器压进红酒塞,朝九、晚五、晚五、朝九,一个人发呆,回过神时,突然发现,有一些人,有一些事,已经离开了。

    我总是喜欢说“这世界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其实这个世界上离别的绝对数总是大于重逢,而且很多时候,重逢也并不见得就好,就像这句粤语说出来话风就全变了,成了“拉屎干所有的香芋,都是狗逼抽风”……

    其实,我们应该学会平静看待一些事物的消失,对于强大的现实而言,“还我诗与远方”不过是一句没有意义的牢骚,所以,见到Jason我不再提“诗与远方”,换成一次又一次去吃“铜铹”。

    不过,我有时候还是会愉愉地想,如果“诗与远方”咖啡馆还在,如果一些事情可以有假设,我是不是可以换上白色的尖头皮鞋、黑白条纹的七分裤、透明的深色紧身衣,我会扎着小辫儿会翘起兰花指向服务生要焦糖玛琪朵,我会同坐在对面的Secret说:你知道吗,每次坐车我必须面朝行驶方向的反方向,就是背朝驾驶员的方向,因为我受不了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渐渐失去……
 
今日要闻 | 三区时讯 | 热点透视 | 人物故事
版权所有(2006-2015) 乌海日报社所有 蒙ICP备060003666号 
技术支持:创新科技
蒙公网安备 15030202000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