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辉煌70年 圆梦新时代 “樱花杯”有奖征文大赛】三代人的童年
作者:杨星灿 来源:乌海日报 发布时间:2019/8/23 点击:85次  字体:  
■辉煌70年 圆梦新时代 “樱花杯”有奖征文大赛

三代人的童年

杨星灿

    我和儿子、孙女的童年,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记。

    我出生于1937年3月,我的童年是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渡过的。

    日本鬼子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做。有一年秋天,鬼子又要进村了,村民们听说后,男女老少有的逃跑,有的匆匆躲藏。爷爷和父亲同村里的青壮年一起,向村外的高粱地里跑去。奶奶和母亲是小脚,而我年纪幼小,都跑不动,我们便藏到西院的红薯窖里。西院没有房子,院子里瓦砾成堆、杂草丛生,平时很少有人去。我们下到窖里,盖好窖口,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我吓得像筛糠似的浑身发抖,屏住呼吸,紧紧依偎在母亲怀里。不大一会工夫,就听到街上有皮鞋的声音,不时传来叫骂声,接着便是狗吠鸡鸣……天渐渐暗了下来,鬼子走后,村民们纷纷从高粱地和旮旯窝里钻出来,回到家里,到处是一片狼藉。

    除了鬼子不断骚扰外,伪军、汉奸、土匪也趁火打劫,祸害百姓。为躲避兵乱和匪患,我经常跟着大人们四处躲藏,惊恐和不安是童年蒙在我心灵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从小就有很强的学习欲望,无奈那时农村没有学校,父亲就担当起我的首任教师。他做了一块木板,涂上黑墨汁,挂在屋子里的墙上,教我学习汉字和算数。没有教材,他就自己编写。没有课本和作业本,他给我买了一块小石板和一包石笔,让我在小石板上练习写字。农忙时节,父亲忙于地里的农活,没有时间教我,只能在冬闲时教我“读书”。两三个冬季,我也就学完了相当于当时小学一、二年级的课程。

    我的童年是在封闭、落后的农村过的,十一二岁之前没有出过一次远门,没有见过更没有坐过汽车、火车,没有看过电影,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不知道长大后干什么,也不知道将来的路怎么走。1948年,家乡解放了,村里成立了第一所公立小学,我才正式入校读书,开启了我的学生时代。

    儿子出生于1964年,那时三年困难时期刚刚过去,物质极度匮乏。“天天窝窝头,顿顿玉米粥”是儿子童年生活的真实写照。从小他没有喝过一口牛奶,没有吃过一个苹果,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上一两顿白面。

    记得儿子3岁时,市里只有一所幼儿园,挤破脑袋也进不去。没办法只好把儿子锁在家里,用一根两米多长的绳子,一头拴他的腰,另一头绑在屋门拉手上,把里外屋门紧紧锁上。从此,儿子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失去了自由。有一天,我和妻子下班回到家里,突然发现地上撒了很多白药片,可把我们吓坏了,幸亏儿子没有出事。从此,我们再也不敢把儿子锁在家里了。妻子在建筑工地干活,没法带孩子,我就把儿子带在身边,到办公室上班、在市里开会、下基层采访,我都带着他。从市里的大小单位,到阿拉善盟的吉兰泰盐场、六盘山下的固原古城和自治区的首府呼和浩特,都曾留下我和儿子一老一少的身影。

    后来我们又有了女儿。有一天我和妻子上班走了,家里只留下儿子和女儿。为了“改善”生活,他俩偷偷地煮了一锅粉条,没等我们回家就吃光了,俩人撑得一天也吃不下别的东西。没能让孩子在长身体时吃上一顿饱饭,我感到很惭愧又很无奈,心里难过极了。在看不上电影、听不到广播的单调生活中,儿子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点乐趣:到北沙滩摘沙枣吃。

    一天晚上,儿子的班主任突然找到我家,说儿子已有好几天没去学校上课了,问怎么回事。我和妻子十分惊讶,说儿子每天都背着书包按时走,放学后又背着书包按时回,怎么能没去上课呢?在我们的严厉盘问下,他终于说出了实情:“一年级课本里的东西爸爸早就教过我了,再学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就和同学到北沙滩摘沙枣去了,沙枣还挺甜呢。”怪不得儿子有时还把沙枣带回家,让我和他妈妈分享,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子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一年到头吃不到什么零食的年代,摘沙枣是儿子的唯一乐趣,吃沙枣是儿子最享受的时刻。

    儿子从小天资聪颖,酷爱天文。上小学时,他就自己做了一副望远镜,经常在晚上遥望天空,观察星象。小学毕业时,他还写了一篇名为《志宇游太空》的科幻小说,登在一张科技报上。他幻想有一天能像自己虚构的志宇那样,探索宇宙的奥秘。然而,由于各方面的影响和条件限制,儿子童年的梦想没有能够实现,大学毕业后当上建筑设计师。

    1988年,孙女出生了。我们国家进入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物质丰富、市场繁荣,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孙女也是要啥有啥,衣食无忧。优越的家庭条件和良好的社会环境,使孙女的童年享尽了幸福、快乐和阳光。3岁进幼儿园,6岁上小学,良好的学前教育和初等教育为孙女的发展和成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孙女志趣广泛,热爱学习,成为我村杨氏家族中唯一一名硕士研究生。

    我们爷仨的童年故事还有很多,以上只是其中的几个片断。搁笔掩卷,感慨系之:时代不一样,社会在发展,祖孙三代人,童年大不同。
 
今日要闻 | 三区时讯 | 热点透视 | 人物故事
版权所有(2006-2015) 乌海日报社所有 蒙ICP备060003666号 
技术支持:创新科技
蒙公网安备 15030202000035号